泥菩萨

舔狗

今天突然发现自己做过舔狗。
为什么?
因为喜欢。
喜欢他,卑微的没有了自己。
发了脾气朝他生气,过了会儿又巴着哄他说我错了。
和他聊天犯了一点错误都得道歉。
天天守着他的消息,秒回,频率还不敢太快,控制在看到,打完字,三秒钟后发出去。
发出去就开始使劲想这句话会不会惹得对面人生气,会不会令他尴尬。
他为什么一分钟还没回我,是在刷空间还是微博。
五分钟了,他在干嘛。
半小时了,应该是在忙。
还是不打扰了。

半夜了,家中无人,外头还下着雨。
夏日里的雨总不长久,这次也无法例外。
雨停了,老天爷可能痛快了,我却没有。
在看电视,恶心倒是随着头疼一阵阵的泛上来。
有点想喝酒,恶心和头疼一起袭来,眼角的泪不自觉的涌了上来。
不想动弹,不困——喝了三杯咖啡导致身体疲倦脑子却十分清醒。
想喝酒的欲望越发强烈了。
搬到这处后,我越发惫懒了,饭都不愿意吃。
想喝酒但是不想出去买,欲望与惫懒打着架。
想嗨一下,不想让自己丧唧唧的。
站起来却对着房间发呆——对自己无从下手。

好像不早了,该休息了。